正文 第二十二章小说里的必备疗伤情节

????上方之人这招苍鹰搏兔时机太准,韩非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之前偷袭之人身上,却没想到后面之人的攻击才是致命一击。

????间不容发间,韩非本能的歪脖侧身,上方之人一掌拍在他的左肩,对方掌上的内力和身体的重量打的他是身体往下一颤。

????上方之人眼见韩非躲过自己的必杀一击,心中虽然惊诧,但手中动作不停,右手打在韩非左肩的手掌立马化掌为爪,抓向他的脖子。

????韩非早就料到上方之人会如此攻击,左手上翻,一把抓住上方之人的右手,右手短刃还不忘由下往上一划,逼退下方正要继续出手袭击之人。

????随即左臂用力往下一轮,将上方之人狠狠地朝下方之人砸去,上方之人不甘被韩非所制,左掌一掌挥出,向他胸口拍来,想要以此逼韩非放手。

????韩非丝毫不顾及对方打来的手掌,右手短刃顺势直接往对方心口一捅,噗地一声,短刃直末刀柄,身前之人眼睛瞬间睁大,右臂使劲的抓了一下韩非的左臂,接着就无力的松开,瞳孔也慢慢涣散。

????韩非看着身前女子那满脸不甘就此死去的表情,狞笑一声,也不废话,一掌把她的尸体打向另一个偷袭之人,身子则跟着尸体栖身而上。

????另一人眼见同伴被韩非瞬间击杀,自知不敌的他就想要抽身逃跑,可还没等他转身,同伴的尸体就朝他撞了过来。

????此时的他也顾不得同伴尸体,伸手一掌将尸体拍开,就想夺路而逃,可就在他抬脚的瞬间,眼前一道乌光闪过,接着感觉喉咙一疼,身子一晃,人就瘫在地上,脖颈间的鲜血是哗哗的往外流,让他拿手怎么唔都捂不住。

????韩非低头看着在地上还在挣扎之人,淡淡的开口道:“御前侍卫副总管瑞栋,神龙教柳燕,没想到太后会派你二人一同前来偷袭我,差点就让你二人得手了,可惜呀,你们运气差了点。”

????这次可真是太凶险了,韩非可真没想到毛东珠会一下派来这两人对付他,要不是他走的是唯快不破的速度流,恐怕一般的后天四重境之人也会被这二人偷袭得手。

????倒在地上的瑞栋听到韩非的话后,一双眼睛是死死地瞪着他,双手更是拼命的捂着脖子,两腿使劲的抻着,一副想要说话但说不出来的表情。

????韩非看瑞栋这幅模样,不屑地冷笑一声,接着就转身冲床底下方说道:“出来吧,人都被我解决了。”床底下传出“哦”的一声,韩非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沐剑屏,刚才就是这小丫头出声提醒的他。

????沐剑屏扶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从床底下爬出。

????黑衣女子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有如月般的凤眉,挺秀的琼鼻,瓜子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在夜行衣的包裹下显得是纤纤细苗条,这应该就是方怡了吧。

????或许是出来的时候扯动肩膀上的伤口,方怡疼的闷哼一声,眉眼间更是漏出痛苦之色。

????“郝大哥,这位是我师姐方怡,她刚才被外面的侍卫打伤了,你能不能出手救救我师姐,我师姐受伤很重,还流了好多血。”沐剑屏一边说着一边把方怡扶到了床上。

????“小郡主,他是谁?你怎莫叫他好大哥?”床上的方怡虚弱的问道。

????沐剑屏被方怡问的愣住了,因为她也不知道韩非的具体身份,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姓郝,名丈夫,你可以跟着小郡主一起叫我好大哥,至于我的身份,暂时不便告诉你们,等过段时间,你们自然就知道了,还有,受了伤就好好休息,看在刚才好妹妹出声提醒我的份上,我就帮你治下伤。”看沐剑屏被问住,韩非冲方怡说道。

????“郝丈夫,哪有人叫这种名字的。”方怡听到韩非的话,立马驳斥,说完还冲沐剑屏道:“小郡主,他在占你便宜。”

????“爹妈起的,你爱信不信,我懒得理你。”

????韩非说完,也不在逗她,从海大富那间卧室的药箱里拿了金疮药和化尸水,把金疮药扔给沐剑屏,“你先拿这个给你师姐治下外伤,等我处理完这两具尸体,再给你师姐治疗内伤。”

????沐剑屏接过药瓶,“谢谢郝大哥。”一旁的方怡也没吭声。

????等韩非拿化尸水化了柳燕和瑞栋的尸体,沐剑屏也给方怡上完了药。

????韩非走到二女面前对着沐剑屏说道:“上好药了就把你师姐的衣服脱了。”

????沐剑屏听完“啊”的一声,同时面上漏出惊讶的表情,方怡更是娇叱一声:“臭流氓,你想干什么?”

????“你现在这幅样子,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推功活血疗伤了,别啰嗦,赶紧的。”韩非没好气道。

????“郝大哥,真,真要这样吗?”听到韩非的解释,沐剑屏迟疑道。

????看到小郡主犹豫着要答应韩非,方怡急了,“小郡主,你别听他的,他···他。”说着还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身子刚刚抬起就嘤咛一声,表情痛苦,想必是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

????沐剑屏看到后赶紧扶住了方怡。

????“你现在体内於血堆积,要赶紧用内力逼出体外,否则内伤之会越发严重,即便不死也会落得个终身瘫痪,而我内力有限,要是隔着衣服,未必能够帮你把体内於血逼出,所以才要你除去衣服,你别老把人想的向你一样思想不纯。”无奈,韩非只好耐心的解释道。

????其实韩非可以给她服下雪参玉蟾丸,但这种药太过珍贵,不到万不得已,他真舍不得拿出来给外人使用,毕竟他还要靠此提升功力。

????再者也是韩非私心作祟,这么好的机会,他哪肯错过,不过他也没骗对方,事实就是如此,毕竟他的内力也只是后天三重境,还做不到隔着衣服把内力完全输入对方体内。

????方怡被韩非说得脸色一红,但仍未松口,“反正我是不会脱,脱掉衣服。”说道最后,声音小了很多。

????“师姐,要不你还是听郝大哥的吧?”沐剑屏面现担心,开口劝道。

????“这样吧,我把眼睛蒙上,有小郡主在一旁看着,这样总行了吧,你就把我当做大夫,讳不避医,你看病找大夫,人家要给你拔罐,不也需要除去衣服的吗,江湖儿女,事急从权,这时候就别守着那些破规矩了。”见方怡死不松口,韩非找了个折中的办法。

????方怡沉思片刻,这才脸色通红的点了点头,毕竟她也不想为此丧命。

????韩非也不废话,直接盘膝做到床边,撕下衣衫蒙住双眼,“小郡主,你把你师姐上身的衣服除去,然后把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腹部和后背就行。”

????沐剑屏应声答应,接着韩非耳边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想来是沐剑屏正在为方怡宽衣。

????待得声音尽去,小郡主用她柔软的小手把韩非的双手放在方怡的腹部和后背,这才开口道:“郝大哥,这样行了吧?”

????韩非点了点头,接着双手贴紧方怡的腹部和后背,只觉得入手处尽是温香软玉,忍不住手臂微动,而方怡被他扶住后更是身子一颤,浑身汗毛倒竖,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韩非深吸一口气,抛开杂念开口道:“身体放松,等会我会将内力输入你的体内,你趁机运转内力,跟着我的内力,将体内於血逼出。”

????方怡微不可查的“嗯”了一声,要不是韩非离她如此之近,恐怕都听不清她的回应。

????韩非运转内力,将体内一阴一阳两股内力通过双手传入方怡体内,慢慢的顺着她的经脉化开她体内於血,接着双手往上推动,用内力将她体内的於血朝上方比去。

????随着韩非的手臂往上的动作,方怡也运转体内的内力配合韩非输入进来的内力朝上推动於血。

????待得到达胸口之时,韩非猛地用力一按,同时全力运转内力,将内力往上一引,带动对方体内的於血,方怡也用内力将於血使劲往一推。

????韩非搭在她后背的手臂往前一推,方怡被他推得身体往前一弯,口中“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於血。

????当方怡吐出於血后,韩非用内力帮她梳理了一遍脏腑的经脉,这才缓缓收回内力。

????“好了,帮她把衣服穿上吧。”

????韩非说完,耳边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声音停后,沐剑屏道:“郝大哥,你可以摘下眼罩了。”

????韩非摘下眼前的衣襟,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对着方怡道:“你好好休息两天,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等明天我在叫人给你弄点补品,给你补补身子,这样也好恢复体力。”

????方怡看着韩非苍白而又疲惫的面庞,轻声说了句谢谢,随即想到刚才的情形,脸色又羞的通红。

????见方怡跟自己道谢,韩非笑了笑,又看到她羞红的脸庞,心中莫名的也回味起后面的手感,不禁心中暗叹,真有料呀。

????之后,韩非走下床,也好叫方怡躺下,又冲身旁的沐剑屏问道:“对了,你师姐是怎么会跑到我这里的?”
其他书友在看:深空无央过往不及情深生命侦探员无上散人大唐韬略我没病,喜欢你而已修财传在底层穿书之抱紧反派皇叔的大腿贫道掐指一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