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身死魂飞逆袭路 第0075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南宫总裁不但人长得漂亮,酒量也很不错,我敢保证,在这成安市中,没有几个男人能喝过你,就连我也不行,我……来,为我们两家公司合作愉快,干了这杯……”

????“呵呵呵……张董事长不是……不是要告诉我,那……那个大人物的情况吗?……为什么喝了这么多酒,都……没有告诉我……?”男人劝酒的话音刚落,就传来南宫若琳慵懒而又迷糊的声音道。

????“喝……喝喝……再喝三杯,我就告诉你……”男人不屈不挠的继续劝酒道。

????“这……”听着手机里,南宫若琳和一个男人的声音,赵琛年不知所措的将视线投向林阳。“南宫总裁这是在哪?”

????很明显,南宫若琳被张发财那个老狐狸给缠住了,此刻已经喝的酩酊大醉,想要脱身,可是对方死活不让,于是便给林阳打了这通电话。

????林阳没有理会赵琛年的询问,顺手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按了下免提键,接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边喝边道。“真是没有想到,她南宫若琳也有今天。”

????之前被南宫若琳欺辱的画面,如放电影般“哗啦哗啦啦”的呈现在林阳的脑海里。

????“可是师兄,不管怎么说,南宫总裁现在有难,我们必须去救她。”赵琛年吃惊的看着林阳,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奎就抢先一步道。“万一她被张发财那个畜生给欺负了,或者和张发财达成合作关系,到那时,你我恐怕都没有好果子吃。”

????经历了这么多,周奎也算看明白了。他们要想在张氏集团的压迫下活着,一步一步变得强大起来,那就必须找个依托,而南宫若琳则是他们目前最好的选择。

????“是啊,林阳,你我身为海田集团的保安,理应保护南宫总裁的安危,更何况我们要想变强,要想打倒那些欺负我们的敌人,就必须依靠南宫总裁,否则……”赵琛年心里很清楚,他们现在实在太弱,根本没有同敌人抗争的能力,而要想快速变强,就必须先躲在南宫若琳这把伞下。

????“呵呵呵……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啦?我有说过不救南宫若琳了吗?”林阳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周奎和赵琛年,微微浅笑了下道。“我就是想让你们都听一听,认真分析一下,这是在什么地方?”

????周奎和赵琛年相对无言。

????“如果老头子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还在成安饭店。”李博渊一本正经的边用他那枯树一样的手指捋着雪白胡须,边端起一杯茶水轻轻的抿了口道。

????“……”

????听了李博渊的认真分析,林阳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这不废话吗?南宫若琳好不容易跌进张发财父子的陷阱,他们又怎会轻易放她离开?

????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成安饭店这么大,他们要从哪里入手,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南宫若琳。

????“嗯……我好像听南宫总裁说,他们就在我们旁边……”赵琛年认真聆听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忽然捕捉到了一些线索,连忙向林阳道。

????林阳看了眼李博渊,没有说话,从椅子上起来,顺手从桌面上拿过手机,按掉免提,向包间外走去。

????赵琛年和周奎见状,连忙紧跟其后。

????……

????电梯口。

????“你确定,南宫总裁被我父亲单独带进了包间?”张琛一脸阴沉的边从电梯里大步往外走,边对身后的一名保安询问道。

????南宫若琳一直都是张琛追求的对象,虽然他也知道父亲对南宫若琳的喜爱,但是不管怎么说,也必须得南宫若琳自己选择。

????而现如今,对于父亲想使用卑劣手段得到南宫若琳这件事,张琛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接受,故而,当他得知父亲将南宫若琳单独带进包间这一消息后,便马上前来阻止。

????跟在张琛后面的保安,听了张琛的询问,黑眸微微闪动了下,连忙追上张琛道。“刚刚是我亲眼看见,张董事长带着南宫总裁进了包间,紧接着,还让服务生送了两瓶进去。”

????听到身后保安肯定的话语,张琛本能的攥着铁拳,迫不及待的冲向保安所说的那个包间。

????“抱歉,没有张董事长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包间门口站着四名张发财的手下,不等张琛开口,就直接阻拦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张琛吃惊的看着守在包间门口的四名保镖,语气冰冷道。“张发财是我父亲,我现在要见他。”

????听了张琛的话,四名保镖眼皮眨都没眨一下的重复着刚才的意思道。“抱歉,没有张董事长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

????“你们……”张琛被四名保镖的回答气了个半死,一把夺过旁边保安手里的警棍,想都没想就挥舞着警棍冲了上去。

????不过让张琛意外的是,四名保镖虽然言语坚决,但是面对他的连续攻击,却丝毫没有还击的意思,愣是用身体硬扛了下来。

????看着被警棍击中,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四名保镖,张琛直接怒不可遏的将手里的警棍扔在地上,声音颤抖着丢下了句“算你们狠!这笔账我记下了。”,便转身向电梯口而去。

????跟在后面的两名保安,神色慌张的捡起地上的警棍,连忙跟上。

????“张少,其实您完全可以给张董事长去个电话,没有必要那样冲动。”两名保安追着张琛来到电梯口,可是张琛却突然后退几步,站在过道上,望着林阳他们在的那个包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其中一名保安的声音道。

????张琛眼底不动声色的闪过一丝暗光,紧接着又迅速消失,转身走到电梯口,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他这个主要负责人必须得提前到场,只是……

????“你们两个,给我把刚才那个包间盯死了。”很快,电梯缓缓打开,可是张琛却不急着进去,而是回头冲身后的两名保安道。

????“呼……你听说了吗?今天好像有三个人得罪了张少。”随着电梯门缓缓关闭,两名保安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下来,其中一名保安微微吐了口气,难以置信的冲另外一名道。“我真想不出来,在成安市,还有人敢惹张少?”

????另一名保安听到这话,也是一脸不相信的耸了耸肩道。“听说是三个废柴,想给长辈庆生,一时兴起,才来我们饭店。”

????“可是他们做梦也都没有想到,竟然会碰上张少。”

????“嗯,对。”

????“不过他们好像并不认识张少,还当着张董事长的面,把一位大佬的热情当了真,现在正在我们饭店吃饭。”

????“嗯……那他们三人,今天可能危险……”

????“呵……管那么多干什么?像这种事,我们看过的还少吗?只是你这家伙,最好少说两句,别惹火烧身……”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们这就去办事吧。”

????说着,两名保安便攥着警棍,又来到了张发财和南宫若琳在的那个包间门口。

????刚才被张琛连续攻击的四名张发财的保镖,此时就跟瘫了似的,依靠在走廊两边的墙壁上,看见有人过来,又连忙站好。

????两名保安互相对视了眼,没有说话,也没有靠近,只是安静的站在旁边守着,毕竟张琛给他们的任务,只是让他们在这盯着。

????不过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过,张琛临走时说的那个包间,到底是哪个包间。

????……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前面那个包间了吧。”林阳从包间出来,站在走廊中,左右两边都看了眼,最终将视线投向左边最前方,那个门口守着六个人的包间,对身后的赵琛年和周奎道。

????“可是……”赵琛年刚一听到林阳的话,还很激动,可是当他看到那六名保镖模样的中年男人时,便突然没了表情。

????周奎暗暗攥紧铁拳道。“没什么好可是的,大不了一起上,无论如何也都不能被他们吓到。”

????林阳没再说话,手里攥着还没挂断的手机,缓缓向前走去。

????“站住!”站在最前面的两名保安,见林阳直奔他们而来,便连忙挥舞着手里的警棍,阻止道。“电梯在那边。”

????后面的六名张发财的保镖,此刻也都紧张了起来。

????刚被张琛用警棍攻击过的他们,现在只是空有一副皮囊,根本没有半点战斗力。

????“我找人。”林阳把手机放在耳边听了听,目不转睛的望着包间门口的六人道。“麻烦通报一声,有件事必须马上汇报。”

????两名保安听到这话,皆一脸不安的将视线,投向身后的六名张发财的保镖。毕竟他们只是张琛临时抓来的,他们才是张发财的人。

????“张董事长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六名保镖中,站在最前面一名,态度极为坚决的冲林阳道。

????林阳完全没有理会旁边的两保安,拿着手机缓缓上前,走到那名保镖跟前,将手机递过去道。“确实是张董事长让我来的,不信你听点话……”

????刚才的询问只是探路,现在既然已经确认,张发财就在这个包间,那么南宫若琳,必然也在这个包间。

????六名张发财的保镖,听到林阳说,已经得到了张发财的允许,一瞬间全都放松了些,其中距离林阳最近的那名,竟还真的探头过来,想要接听电话。

????说时慢那时快,林阳一直都在用余光跟身后的周奎和赵琛年暗示,而此刻,就在那名保镖探头过来,准备接听电话的瞬间,三人同时出手。

????周奎和赵琛年在林阳出手制服那名保镖的同时,不但夺走了旁边两名保安手里的警棍,还将两人打晕在地。

????“啊……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其余五名张发财的保镖,看到眼前一幕,全都扑上前来,准备同林阳等人大战一场。

????林阳在走出包间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要大战一场的准备,不过让他略感失望的是,那五名张发财的保镖,还没攻击到林阳面前,就纷纷脚下一软,瘫在了地上。

????“这……”赵琛年在打晕一名保安,夺走其警棍之后,就马上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可谁知道,还没出手,就看见这一幕。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人。”不等林阳开口,周奎就直接冲到包间门口,说话见,直接一脚将门踹开。

????包间内,南宫若琳正被张发财按在沙发上,尽管她已经在很努的反抗了,可还是没能撼动张发财的热情。

????“刺啦——”

????随着南宫若琳裙子被张发财撕烂的同时,包间的门也被周奎一脚给踹开了。

????看到映入眼帘的林阳等人,张发财直接从沙发上跳下来,愤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明目张胆的闯进来,你们……”

????张发财直到此时,还都沉浸在刚才的亢奋中,怎么也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我的人呢?你们把他们怎么啦?”

????林阳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喝得烂醉的南宫若琳,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冲进包间,不管不顾直接一拳砸在张发财的脸上。

????张发财被林阳一拳打在脸上,身子因为失衡的原因,直接倒在旁边的茶几上,不过又迅速爬起来,饿虎扑食般冲向林阳道。“混账东西,我要杀了你……”

????周奎和赵琛年来不及多想,相继出手,再次将张发财按在地上。

????“……”看着被他按在地上的张发财,赵琛年的手,竟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起来,那双发红的眼眸,不知何时,已被泪水填满。

????“你……”周奎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赵琛年的异常,可还没来得及询问,就只见赵琛年疯了似的,对着地上的张发财,一阵拳打脚踢。

????周奎不但没有阻拦,而且还在旁边帮忙,防止张发财反攻。

????对于赵琛年的心情,他是再了解不过的了,毕竟在成安市里,有太多太多的人,做梦都想这样狠揍张氏父子。

????“南宫总裁,得罪了。”林阳走到沙发前,看着南宫若琳身上,被张发财撕烂的裙子,微微迟疑了下,便直接将南宫若琳从沙发上抱起来,冲赵琛年和周奎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赵琛年憎恶的看了眼地上的张发财,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可是却没有多做停留,紧跟林阳周奎,迅速撤离了包间。

????“不好,刚才的那两个保安,怎么少了一个?”林阳抱着南宫若琳刚走到电梯口的位置,还没来得及按电梯,周奎就急忙追上来道。

????“看来他是去向张少报信了,我们这下麻烦了。”赵琛年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周奎没开口之前,他就发现了这一变故,不过此刻他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倒不是张琛,而是李博渊。

????这个老头儿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好像很神秘,可是却又总是一遇见事情就躲在后面,缩头缩尾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既然他是林阳的师父,林阳还那么信任他,这就说明,此人不凡。

????“先回包间。”林阳回头看了眼,发现李博渊并没有跟他们离开包间,于是便连忙转身,返回他们吃饭的那个包间。

????“周奎在门口守着,赵琛年你跟我下楼。”周奎和赵琛年率先来到包间门口,帮林阳把门打开,林阳抱着南宫若琳刚进入包间,李博渊就从包间出来,分别看了眼周奎和赵琛年,安排道。

????周奎和赵琛年彼此对视了眼,对于李博渊的安排,并无异议。

????“等会不管遇见什么情况,你都不要管我,以最快的速度,去南宫若琳的车里,把她的礼服带出来。”赵琛年跟李博渊走到电梯口,心有余悸的刚要开口,李博渊就直接语气坚决道。“这是车钥匙。”

????赵琛年连忙接过李博渊递来的车钥匙。

????“有问题吗?”李博渊面向赵琛年,反问。

????赵琛年把车钥匙装进口袋,坚决道。“没有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顷刻间,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李博渊的反问,赵琛年竟然有种在军队时,首长亲自给他安排任务的感觉。

????……

????包间内。

????在李博渊的安排下,现在包间里就只剩下林阳和南宫若琳,周奎在门口守着,赵琛年和李博渊去了楼下。

????林阳倒不担心李博渊和赵琛年,他现在就担心张琛得到消息,带人前来报复,他和周奎是否可以抵挡到李博渊回来。

????如果他们无法坚持到李博渊回来,那就极有可能落入张琛的手里,到那时,别说顺利逃出去,就是活命,可能都有些困难。

????看着躺在包间沙发上,脸蛋泛着红晕,温顺的就像一只猫咪似的南宫若琳,林阳实在无法将她跟印象中,那个可恶的风疯女人相提并论。

????“呵……这个女人,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林阳不自觉的浅笑着,继续上下欣赏着此时的南宫若琳。

????平日里,一言不可就发火暴走的母老虎形象,让林阳始终感觉,她们像是两个人,而他更喜欢现在的这个温顺的猫咪。

????“嗯……你长得确实很美,兴许在这成安市里,都找不出第二个比你更美的女人,可是你的脾气,如果能够改一改的话,那就……”
其他书友在看:唐朝小王爷筑梦涿鹿江山不及你美气运劫掠者乌鸦医生我家网吧穿越了穿书之影后她黑化了蜜婚:小妻狂追大叔脑子里进的水最终变成眼泪追妻蔓蔓路:山主滚滚来